散淡的记忆,浓浓的情

散淡的记忆,浓浓的情

(原创)散淡的记忆,浓浓的情 - 蓝色鸢尾 - 蓝色鸢尾—于鸿丽的博客

 

又是一年岁末,空气里氤氲着浓浓的年味,连阳光也透着丝丝缕缕的喜庆。

走在赶往婆家的路上,耳边是稀稀拉拉的鞭炮声。

又过年了!没有一丝的兴奋,平添心头的是淡淡的伤感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对年,再没有曾经的期盼与渴望,再没有曾经的欣喜与快乐,再没有曾经的热情和向往,留下的只是一份对逝去岁月的感怀和深深的眷恋。

记得小时候,放了寒假,便扳着手指头算计日子“盼”年了,因为,过年就可以穿新衣服,吃好吃的了。那份对“年”的期盼呀,仿佛是赴情人的约会,盛在心里,满满的。

过了小年,年味越来越浓了。娘再忙也要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,据说是要把一年的坏运气统统扫出去。这时候,姐姐总会拿出自己平素里省吃俭用省下的零花钱,买来花花绿绿的年画。至今还记得,年画上胖乎乎的胖小子抱着胖乎乎的红鲤鱼咧着嘴在笑。爹也会将自制的宫灯挂在屋子里。红彤彤的灯笼、热闹闹的年画,映红了日子,映红了我们的笑脸。

厨房里,娘忙碌起来,包包子、炸面鱼、炸鱼、炸肉。屋子里,热气腾腾,烟雾缭绕,飘来浓浓的鱼香、肉香、面香,撩拨着我们心思,让嘴馋的我们垂涎欲滴。趁娘不注意偷偷地将一块肉塞到嘴里,继续跑出去玩,一会儿再跑回来塞进嘴里一块鱼。那鱼、肉的香味,至今想起来,仍然在心头缭绕,成为了一种永恒的回忆,成了今天我们一种既奢望又不可能实现的期待!

腊月二十六的大集,是一定要去赶的,一家人都去。购置一些过年还没有置办齐全的东西,顺带着给我们兄妹几个买过年的新衣服。那时候的我,总喜欢大红色的衣服,娘特高兴,喜滋滋的,觉得我很喜庆。赶集回来,掂量着手里的大糖、甘蔗之类“奢侈品”,捂着兜里梦寐以求的小人书,将新衣服得瑟出来再偷偷地穿在身上,心里那个美呀,连空气都是甜的,做梦都是笑的。

最快乐的当属年三十的晚上了。爹是一个好胜的人,家里的日子过得也算宽裕。爹每年总要置办好多的鞭炮。噼里啪啦的鞭炮响起来了,左邻右舍都跑过来看,将整个院子围得满满的。鞭炮的火光红彤彤的,照亮了院子里每一个角落,照亮了我们一张一张幸福快乐的笑脸。五颜六色绚丽的色彩,瞬间将整个院子变成了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。这时候,最自豪、最快乐的就是我们兄妹三人了。神气活现地走到院子中间,骄傲地拿出爹特地为我们买的“小飞机”、“母鸡下蛋”等小玩意,小心翼翼地蹲下来将芯子点上,然后躲得远远地张望。伴着各种声响,“小飞机”飞起来了,“母鸡”下了一个黄黄的“蛋”,惹得小伙伴们拍着手跳了起来。有时候,为了在小伙伴们面前显摆显摆,还故意地把这些小玩意摆弄给小伙伴们看,让他们也来点点芯子,玩一把过过瘾,其实,心里老鼻子不舍了。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家里大人肯定都交代过自家的孩子,小伙伴们是断然不会玩这些“有钱”孩子玩的东西的,只能将我们玩完的小飞机、小坦克等模型捧在手上,视若珍宝。那时,我们兄妹三个恍若成了世上最骄傲、最富有的王子和公主,那滋味、那感觉,至今想来,还飘乎乎的。

……

岁月如梭,儿时那些关于年的记忆,儿时的年味,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里,飘在记忆中,随着岁月地流逝,时不时地散散淡淡地涌上心头,成为一种怀想,一种眷恋,一种回忆!

而今,我已近走过了人生中年,虽然结婚已经近20年了,但婆家对于我,仿佛还是异乡,我永远走不出童年的关于年的绵长的回忆。

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,聆听岁月的过往,在岁月的回首中静静的守望,默默的祝福,祝福岁月静美,祝福我的亲人,我的朋友一切安好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2014年农历腊月三十日夜

发表评论